草明子

看顶置

【绿黑/知乎体】和作家在一起了是一种什么体验

因为害怕睡过头而提前发了我就是夜猫子白天不能起晚上不能睡我就是屑





       *第一次写,轻喷

  *翠翠视角,ooc预警

  *灵感来自余华老师,这个男人挺好的,就是长了张嘴

  

和作家在一起了是一种什么体验

707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131个回答

  

尽人事待天命,谢邀,把痛苦送给我们,把快乐留给自己。

  

7731人赞同 

  

  

  

  ……虽然我是随手一发,没想到火了,原本打算不管了,但是我爱人发现了,我就只能来了……所以你们是真的想知道他在书外的故事嘛。

  

  

  

  你们是真的叛逆。

  

  我先介绍下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给题主一个折叠我的时间。

  

  

  我是在大三的时候遇见他的,那时候我刚和舍友打完篮球,准备回寝室收拾一下就去听本校学长的讲座,来分享他的人生路程。

  但由于我平时保护手指的缠带没有了,所以让朋友帮我拿一些来,我就坐在体育馆旁边的马路牙子上等他。

  

  我爱人就从我眼前走过,那时候恰好有一阵风吹起,卷着一旁盛开的樱花花瓣向我们袭来,额发也被连带着吹起,露出他光洁的额头。

 

  那一刻,花瓣因风而动,我的心因他而动。

  

  然后就干了一件他到现在只要想起就会嘲笑我的事。

  

  我追了上去,开口的第一句就是“结婚吧。”

  

  我保证,我其实想说的是“你好,可以认识一下吗的说。”

  

  脑子里的话和嘴里应该说的反了。

  

  更重要的是,被我那早不来晚不来的朋友听见了,以他大嘴巴的程度,不过三个小时,我一定会成为我们这个圈子的新笑料,那时的我只感到无比的羞恼。

  

  不过最后还是要到了联系方式,以朋友所言就是像喝醉了酒似的,走路都是飘的,跟找不着北了一样。

  

  

  

  

  是的,他就是那个本校学长,出名已久。

  

  而且……他有时真的会很无厘头的犯难,什么圣女果不是千禧果都说的出来,果然,我和B型血的人相性最差了。

  

  

  

  

  居然没有删了我啊,现在更好了,朋友们都知道了,已经没有脸了。

  

  那就再说说我们吧。

  

  

  

  

  题目说了他是个作家,他写了很多书,但真正出版的没有几本,而且总得来说,出版的大多没有未发布的精彩。

  

  我曾有幸看过一些只有一点点的随笔,压抑、孤独、沉闷。

  

  看着那些文字,只会让人产生无力的感觉,我当时觉得,看者都这么难受了,那写出这些的他呢?也如同这文字一样,那么痛苦吗。

  

  事实证明不是。

  

  他还把我试图开导他的话录音了,花大价钱,甚至欠了个人情,做成了黑胶唱片,还买了个留声机。

  

  我很不明白,这都2202年了,这种工艺居然还没有消失,并因为所谓的兴趣而延续下来了。顺带一提,留声机七位数。

  

  快乐是他的,痛苦是我的。

  

  那本最出名的书就是因为他晚上做了噩梦,醒来时有感而发。

  

  真的是自损一千,还伤不到敌。

  

  

  

  

  其实关于他的事情,我也不想说太多,毕竟他的名气真的很大,说实话有点怕扒马甲,那就是真的丢人了。

  

  而且他是个面瘫脸,所以你并不知道他的情绪,也不知道他真正想要些什么。

  

  

  

  太妙了,我被邀请了。

  

  呵呵。

  

  不过看评论区里没有几个怀疑到他头上的,我就放心了,毕竟可能会让他的书迷对他的滤镜碎裂,我就是,说了就是泪。

  

  还有人想知道我们俩怎么好上的?那我只能告诉你,是他追的我,所以粉丝上位,看得不是你,而是你偶像。

  

  不过可以看看我的标准,说不定你偶像也喜欢。

  

  本人理科生,195+,专业是医学,偶尔打打篮球,每天早上都会听《晨间占卜》,这个是真的很准。顺带一提,今天巨蟹座的幸运排行只有第十位,幸运物是水蓝色发卡,水瓶座是第一位。

  

  

  啊,原来你喜欢的作者是我对象啊,真是不好意思,我抢占了先机呢,但也不要气馁,梦想还是要有的,说不定明天就是你的了,不过,今天是我的。

  

  

  

  

  

  感谢可以听完我的唠叨,毕竟,长期的压制也是不对的。

  

  然后@我永远喜欢香草奶昔  感谢您在您专心创作新作品时,还能一心二用的专门来邀请我,让我来回答问题啊。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体,有些仓促,但是!绿黑永远热恋!永远相伴!他们就是最般配的!



我就是翠翠亲妈!(bushi)



话说第一次打这么多tag

还是别人教的(๑ó﹏ò๑)

【绿黑/2022哲诞排面-大寒】

来丢人啦,冬天你穿秋裤了吗?

绿黑夫夫 is watching you…

【绿黑/2022哲诞排面-大暑】

温馨提示婴幼儿并不适合吹空调,长时间的电风扇也不要有哦

看全文加Q或wb:是草明子呀

Q:3367881905

有问题,请先私信我

【绿黑/2022哲诞排面-雨水】夜来风

*古风

  *蛇妖绿  双杏黑

  *人/兽

  *雷者慎入

  

  黑子家的小少爷黑子哲也小时候身体不好,他的爷爷就去了族训里所说的仙山,祈求仙山上的仙人救唯一的孙子一命。

  但那哪里有什么仙人,山上有的,仅是黑子家的先祖所囚禁的倒霉蛇妖,绿间真太郎。

  

  蛇妖到底是救了小少爷一命,但绿间要求,在小少爷十六岁时,小少爷要嫁给他。

  一开始一家人是不同意的,小少爷是位男子,怎可委身于男子,断了香火不说,且那男子还是个修炼千年的蛇妖。

  但无奈,自小少爷起病发烧开始,就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随着时间推移,雨是越下越大了,小少爷的父母去求医的时候,还听那街上的人说这雨水怪天呢。

  小少爷烧的说开了胡话,将一家人吓了好一番,也顾不上什么情况了,只求那蛇妖救命。

  

  蛇妖来了后,小少爷的病马上就好了,精神也恢复的极快,半点没有大病初愈的样子。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就快到黑子哲也十六岁的时候,黑子家本就只有这一个独子,自然不能叫蛇妖娶了去。

  走亲访友,求神拜佛的问了一圈,才知道青山上有一个道观,那里的道士都是有些道行在里面的,黑子哲也的父母这才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连夜上了青山,去求那观主青州道长。

  

  只是这求道长,自然不能叫道长知道他们与蛇妖之前定下来的约定,只能支支吾吾的说是那蛇妖缠上了小少爷。

  除妖降魔本就是修道人士应该做的,青州道长听了后,便立马与黑子夫妇下了山。

  

  黑子哲也的十六岁成人礼到了,因为是最小一辈的独苗,成人礼办的很是宏大,不仅当朝的太子殿下亲自来送礼,皇帝更是提了一副字给了黑子哲也。

  成人礼这天,是安然平淡的度过了,但在过了一月后,黑子哲也突然发起了高烧,那天也是雨水。

  晚上刮起了大风,青州道长看了看天际,便知道是那蛇妖来了,千年的蛇妖多少都是有些道行在身上的,今夜恐怕是场恶战。

  

  “咳咳咳……咳咳…”黑子哲也感觉自己的眼泪从眼角不停滑落,眼睛也因此睁不开了,他感觉有强风吹拂进来,恍惚间看见自己的床帐被风吹起,缠绵的卷着。

  黑子哲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高烧反复无常,使他的精神状态并不好,喘息之间,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喉咙干痒,黑子哲也不住的咳嗽,眼泪更是流落的厉害。

 

  “道士,不要拦我,你拦不住我的,黑子哲也是我的天命,你阻止不了的,以你的道行,不要折在了这里,这是黑子家欠我的。”绿间真太郎将蛇珠吐出,巨大的能量爆破出来,青州道长直接被击飞,好不容易站稳身形,蛇妖已经飞到黑子哲也的院子上方了。

   

  “呐,跟我走吧,很痛苦不是吗,跟我走的话,就不会痛苦了的说。”蛇妖震慑了青州道长,他能感觉到黑子哲也就要坚持不住了,如果黑子哲也不愿的话,绿间真太郎就打算将小少爷抢回去囚禁。

  “我…我愿意跟你走…”黑子哲也回想起自己小时候,无论到哪,都带着草药,汤汤水水从未断过,看着爷爷因为过于劳累而早早西去,却因自己生病无暇顾及,草草葬去。

  黑子哲也不愿再波及家人,或许跟着蛇妖,会更好。

  

  

  在黑子哲也与绿间真太郎居住的地方的山腰处,有一方水潭,夏日炎热,蛇妖就会化作原身去水潭深处,非必要不出来。

  远离了京城的喧嚣,深山里的时间好似不会流动,一连几天,黑子哲也都没有看见绿间真太郎,自两人在一起后,这么长时间不见,也是第一次。

  黑子哲也坐不住了,他从山顶的小竹屋里下到山腰的水潭,也不叫蛇妖,就是坐着谭边,每日坐一小会,便又回到了山顶竹屋里歇着了。

  但思念的滋味不好受,于是辗转难眠后,黑子哲也果断放弃了睡觉,提起灯笼向山腰处走去。

  夏季的夜晚总是格外吵闹,草间窸窸窣窣的声音不间断,山路崎岖不平,并不好走,不知走了多久,总于隐约看见了水潭,黑子哲也越走越快,昏暗的灯光照在黑子哲也的脸上,映出少年清秀的脸庞。

  “绿间君!”

  察觉到黑子的接近,绿间真太郎从谭底游到水面上,在谭中央望着黑子哲也,月光照在墨绿色的鳞片上,散发出寒芒。

  

  

  

  

  

  

  

  猛地想起是PG级,本文不全,全文请+Q

【青黑/秋天快乐52h】桂花



        枫叶红了,枯叶随着秋风落下,种种迹象都昭示着秋天的到来,在这个万物凋零的季节,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留下痕迹 ,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被遗忘。

  

   

  九月正是开学的时候,许多学校都陆陆续续开了学,帝光中学也是。

  

  青峰大辉在进了学校后,就去了常去的天台,他没有急着去报道,相信五月会办好的,于是就去找到合适的地方准备睡觉。在老地方躺下后,青峰大辉的心突然一跳,懒散的睁开眼睛,望向天空,阴云与白云交织纠缠在一起。

  

  啊,要变天了。

  

  

  “没有报道是什么意思?”

  

  再次见到奇迹另外几个人的时候,青峰大辉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事情的荒谬让他抓着赤司征十郎又问了一遍。

  

  “亲眼所见,学生的报名花册并没有哲也的名字,你是在质疑我吗,大辉。”当那双冰冷没有感情的异色瞳盯着自己的时候,青峰大辉没由来的眉心一跳,感觉到了丝丝寒意,他放开赤司征十郎的肩,“算了,无所谓了,阿哲爱怎样就怎样吧,都与我无关了。”

  

  “训练不想来的话就不用来了,只要赢了,怎样都无所谓。”青峰大辉在快走到体育馆门口的时候,听见赤司征十郎用那冷清却又无比高昂的语气,啊,什么啊,命令吗,真是令人不爽。

  

  

  嘴上说着没有关系,可真的没有关系吗?青峰大辉,你可真是个胆小鬼。

  

  青峰大辉走在街上,冷风一阵一阵的袭来,但他感觉不到冷,慢慢的慢慢的,思绪就飘远了。

  

  他想起第一次看见黑子哲也的时候,还很逊的以为是鬼魂,吓得蹲在地上,嘴里一直祷告,最后才看见阿哲,然后被阿哲对篮球的热爱而感到高兴,世界上终于有人和他一样了。

  

  理所当然的翘掉了正式队员的训练,和阿哲训练到体育馆闭门,两人的家也隔的不远,于是相约一起,那时候的我们是真的很快乐啊。

  

———————————————————

  

  

  “青峰君,要不要去爬山啊?”黑子哲也小口的吃着手里的汉堡,另一手拎着香草奶昔。

  

  青峰大辉回头看向身后的蓝色可人儿,看着黑子伸出粉嫩的舌尖,由上向下将粘了沙拉酱的嘴唇舔了一遍,没有舔干净啊。

  

  看着黑子因燥热的天气而略显嫣红的嘴唇,夹杂着米黄色的沙拉酱,青峰大辉好像想到了什么,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和脸热热的。

  

  一定是天气太热了!一定是!

  

  “青峰君?青峰君?没事吧,发了好一会儿呆哦?”清脆的声音将青峰大辉拉回现实,他赶紧甩甩头,想将脑子里不切实际的事情甩出去,“没事阿哲,爬山是吗,可以啊,阿哲要去的时候记得给我说,我一定去!”

  

———————————————————

  

  可能是太过燥热,使得最近几天的训练实在是坚持不住了,而白金教练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也没有坚持,每天早早的就让人回去了。

  

  这给了青峰大辉和黑子哲也一个绝佳的机会,他俩躲进M记里,不再参加奇迹几人的回家活动,虽然本身就是黑子办起来的,在黑子哲也不一起走了后,立马停止了。

  

  他们在吵闹喧哗的小店里规划着爬山的路线,甚至不喜欢学习,坐都坐不住的青峰大辉将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归纳后,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赤司征十郎在部活刚结束就宣布明天要去海边消暑,从剩下几人的附和中就能看出,这是嫉妒他和阿哲走的太近了,费用全包,可真是个贵公子啊。

  

  「而且偏偏是我刚刚总结完,马上就要给阿哲的时候,吃相可真难看,赤司征十郎。」

  

  许是盯着赤司征十郎的眼神太过危险,将正与黑子交谈中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脸色不太好哦,大辉。)赤司征十郎的嘴张张合合,没有发出声音。

  

  爬山计划理所当然的搁置了。

  

———————————————————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升上了初三,就感觉周围人都怪怪的,但唯一没变的就是阿哲了,而且越发粘人了,明明只是因为赢得太多对篮球暂时没有了兴趣而已,至于这么紧张吗。

  

  帝光中学在体育馆旁边种了一排桂花树,浓死了,真是难闻,而且还逃不掉,无论到哪,都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桂花味。

  

  就像那鹅黄色的小花一样,无处不在,上次只是在树上睡了一会儿,就快被淹没了,回家后几天还在床上发现了几朵,真是令人窒息。

  

 

  

  「话说,最近阿哲真是烦人啊,催着人去训练,明明都说清楚了,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

  

  阿哲就是桂花吧。

  

  一样的粘人,一样的令人窒息。

  

  

  

———————————————————

  

  

  在得知黑子哲也没有再来上学,青峰大辉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是个人都会累,只是早晚而已,他那么油盐不进,黑子哲也也放弃了,是很正常的。

  

  但怎么想都感觉有你啊,赤司征十郎。

  

  不过,凭自己去得到哲的认可,也算是做了次人,还是有绝对的自信,认为自己一定会赢。

  

  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

  

  再次听到黑子哲也的消息时,知道他找了个新的光,真是好笑,被我的光芒养大的,居然可以忍受一点点微光,阿哲,是实在没有人了吗。

  

  后面与新光对上,真的是,光芒太弱了,阿哲跟着他简直是残暴天物,我理所当然的邀请了你,而你也不出所料的拒绝。

  

———————————————————

  

  黑子哲也打败了赤司征十郎,听起来就觉得荒谬,要不是发生在眼前,估计没人会信。

  

  我不是,我相信你能做到。

  

——————————————————— 

  

  “阿哲,和我去帝光转转吧。”在赛后将功臣拉出来,向黑子发出邀请,也就青峰大辉做的出来。

  

  

  体育馆旁边的桂花盛开着,远远望去,像一团团鹅黄色的云,一阵风袭来,吹落了一些,花朵间发出哗哗的声音。

  

  风带着桂花与桂花香迎面而来,让人心神愉悦。

  

  “阿哲,桂花开了,我以往总觉得桂花的味道太过浓郁,如今,倒是淡了许多。”



———————————————————

我烂到大家了,对不起,我好废啊

痛苦不堪